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1033节

  “齿轮是一个好东西,是一个把动力推向新天地的人类结晶,通过小齿轮,可不用太好费力气,便能让大齿轮慢慢转动,从而把一个人的力量大幅度提升,让他完成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的力气活。同样,用大齿轮可以提升小齿轮的转动速度,当我们用人力转动大齿轮一圈,便可以让小齿轮转上三圈,甚至五圈,乃至于十圈,当然,这样也更加耗费力气,不过考虑到一个人力量,做出一个平衡,便可以让速度超过你们以前的认知!”

  工院学子心细的听着沈玉嘉讲解,虽然这些在学府时,已经学过,不过学府的老师也是听沈玉嘉讲解的,故此,远不如沈玉嘉说的详细,特别是许多细节方面,经沈玉嘉这样一说,学子们才豁然开朗。

  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们经过在学府待了一两年掌握的知识,如果换做一个普通人,只会当沈玉嘉在这里瞎扯淡。

  “而我们要造的船,不在用船桨,而是要靠人力踩动,相比我以前让人打造的大船你们也见过了,有什么感想,或者觉得可以改进的地方都可以说出来,在这上面,学无先后达者为先,不用估计我的颜面。”

  听沈玉嘉如此一说,十几名学子立即交头接耳起来,显然是沈玉嘉有些高看他们了,对于刚刚接触齿轮动力的人来说,只会惊叹,很少会提出建议,更别提改进了。

  不过沈玉嘉也只是要求他们能想就足矣,如果连想都不敢想,那么就止步于此了!

  沈玉嘉看了一眼天色,发现日头已经西落,便收回目光看着学子们道:“今天就说到这,把笔记记好,把设计图纸多看一下,明天继续开工。”

  “老师再见。”

  学子们纷纷起身,和沈玉嘉道了别,便三三两两的去吃饭了。

  等学子们走的差不多了,向古易和鲍宁走进沈玉嘉,前者立即开口道:“老师,我考虑了一下,发现如果用两个水车装在剑船旁,虽然能提升速度,但却不够灵活了!”

  沈玉嘉闻言笑笑道:“的确如此,但这是操作上的难度增加,并非不可行!只要掌握得好,同样能比之前灵活。”

  “但如此一来,则需要把船上加大,否则剑船过重,容易侧翻,或者直接沉了!”

  “这要看用什么材料,船上的齿轮必须的钢铁,越坚硬越好,而这水车,无需用铁,可以用木头代替,它只是用来提速,而且将它设计成可以随时舍弃的两翼,只是一次性使用,又有何不可!”

  “可是这样太过耗费木材了!”向古易出身贫寒,从不浪费,故此他很珍惜每一种材料。

  沈玉嘉也知道他的顾虑,但他也不反对,而是笑笑道:“如此你就要想办法把速度提升上去,便无需这两翼了!”

  向古易皱着眉头,他何尝不想把速度提升上去,但时间紧迫,许多想法都无法去尝试,只能用现有的材料来改装了。

  也直到现在,向古易他们才意识到,工具的重要性!

  在学府工院里,有着各式各样的工具,虽然他们把小工具带来了,连齿轮模版的五个型号都拿来了,但也有许多是无法弄过来的,比如拉铁丝的滚轴器,大熔炉设备,枪管的钻机等等。

  如果有这些东西在,可以大大提升效率,也不要自己去溶铁了。

  溶铁十分耗费时间,若是交给当地的铁匠,虽然能成,但是溶铁后的材料硬度,虽然比不上他们在学府大熔炉出产的好。

  不过好在大熔炉也在着手建造了,有他们工院的学子,加上当地的工匠师傅,三五天便能完成。

  “我说小兄弟,看你们年纪轻轻的,就有这本事,不是师承何处啊?”对于工院学子,这东海郡的工匠是格外好奇啊。

  一开始,这些工匠被安排到这帮小屁孩手里,还嗤之以鼻,感觉很恼火,但这才两天工夫,就让他们个个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  别的不说,对于火候的掌控,铁石的熔炼,刀剑的锤打,都拿捏得十分精致,力道控制的几乎到了完美的地步。

  这是一个打铁十多年,甚至几十年的老师傅也未必有的技术活,但这些家伙,随随便便出来一个就能有这本事,如何让他们不佩服。

  “哦,我们都是天水学府的学子。”卢莫对于这事情已经见怪不怪,因为当初他在学府学了两个月,回去后老爹和老爹的几个老友就如他们这些人一样,一个个是惊叹连连。

  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故此要学手艺,你不在老师傅跟下做个十年八年的苦劳力,是休息学到手艺,其实这些根本就不难学,只是看你用不用心,在加上学府一直强调的笔录步骤,弄清失败的地方和不足之处,加以改善,以求达到更高层次。

  一两年后,卢莫还是还没这本事,他也没脸见人了。

  “天水啊?这天水在哪里啊?”许多工匠都不知道天水学府,这也怪不得他们,因为东齐封闭青徐两州好几年,外面的消息就算传进来,也都是一家大家族大势力知道,寻常老百姓那里明白这些啊。

  “哦,天水在雍州,也就是西北,距离这里远着呢。”

  “西北!”

  这些工匠听后,顿时打消了跑去观摩的心思。

  寻常人谁没事,会不远万里的跑到西北啊,这一路来回,没有一个两个月你是休想到了,毕竟他们也可是和工院学子不一样,人家是有朝廷出力帮忙护送,沿路畅通无阻一路赶来,又是船,又是马儿的,能不快吗,而他们要去,自然只能靠双腿了。

  “我们学府有六大学科和幼儿初学科,包含的行当可多了,无论是想当官的,还是想学一生武艺从军的,都能培养出来,除此之外,商人、工匠、舞姬、乐师、裁缝、耕农、大夫统统培养呢。”卢莫笑着解释道。

  “什么,连这些行当的也教!”

  工匠们是吃惊不已啊,要说文武、商人、大夫、裁缝、乐师、工匠也就算了,这的确要学,可这舞姬学来干什么?谁会傻到拿钱把女儿送到这种地方学这些丢人的玩意啊,还有耕农,这出生农家的人谁不会?还用得着去学吗?

  卢莫知道,对于一些行业他们有些无法接受,当初他何尝不是以如此想呢,可现在他是彻底明白了,有些看似很稀松平常的东西,它或许就是最值得学习探讨的。

  比如艺院,卢莫可是艺院中,某些女学子的忠实粉丝,每次听说她们有了学府内的小场试演时,他都跑去看,甚至连她们在天水望江亭收钱表演时,他都花钱去看,而且若不是他能搞到内部票,恐怕连一个站的地方都没有啊!

  而农院,虽然卢莫不清楚,不同听一些农院哥们说,他们发现了一种优良种,已经试种了一亩,也不知现在收成了没有,如果真如那哥们吹得那样,种好了一亩地抵得上人家三亩地的收成,那可绝对是最可怕的啊!

  眼看快到了七月,沈玉嘉和东海岛的将士们正在商讨,冬日的布防事请。

  柴景因为不喜欢这种场合,平日里不是练兵,就是不带粮食的乘船跑出去走一圈,他自从抓到了黑旗王,是特别的喜欢这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事请,但那里有怎么多死耗子给他碰啊,但他也不在意,只当是练兵了。

  如果他们能挨到冬日,相比这个冬天东海岛便会太平了,因为天气冷下来,海面浮冰太多,不易行船,况且就算皇父所说那样,夷州高奉很可能要打了,他也绝不会选择在冬天!

  先不说夷州四季如春,别的不说,光是抗寒能力,夷州军就比不过徐州军了。

  而蒙古,就算今年一整年都在淬炼水军,也不敢冒然派上用场,所以只要挨过了秋天,他们今年便算是渡过了!

  可人家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吗?

首节上一节1033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