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1065节

  这群海盗能出其不意,杀了知府,灭了盐城两千守军,之后有打败了两波千人的兵马,而他们却没有损失多少人,很显然这帮家伙就久经沙场,训练有素,不单单是海盗这般简单了!

第740章 各方惦记的人

  “岂有此理!”

  钱冲气得把手中的战报都快要揉成碎末了。

  “盐城失守非同小可,如果不能尽快夺回,恐怕情况不妙啊!你可想好对策了?”钱冲一旁,一个双眸阴厉的男子冷冷道。

  “我何尝不想尽快夺回盐城,但是昨儿个刚刚收到消息,有好几路敌军赶往我这里,看来他们打算要攻打淮阴了,这时候我不能分心去料理盐城的海盗,只能看那帮家伙怎么夺回来了。”钱冲虽然气,但他很清楚这时候不可莽撞,从宿豫、僮县、泗县、古虹等地,已经有好几波人马汇集过来了,他要是率军离开,淮阴必然落入鄢国之手,届时正在东海郡全力攻打海州城的越王,将被断了粮草,再无退路。

  钱冲是烦恼无比,而李岱何尝不是如此,八天了,本来认为只要区区一天,就能拿下了的海州城,连续了八天的进攻,损失了三千兵力,伤了近万将士,结果却还没能攻下来。

  李岱正在气愤着,突然看到帐篷外,走进一人,他心下一喜,起身就问道:“先生怎么现在才来,情况如何?可有抓住那沈玉嘉?”

  车巍然闻言,低头一叹,道:“说来惭愧,我尽被沈玉嘉此人给反利用了。”

  “什么?利用?怎么利用了?”李岱闻言是大吃一惊道。

  车巍然脸上更加惭愧的说道:“我本认为,沈玉嘉插翅难飞了,却没想到,他先一步离开东海岛,而且兵分两路,一路攻打了盐城,而另一路,居然洗劫了蒙古在崂山沿海的三处军营,而我若能早一步预料此事,先提醒伯颜,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了,而这沈玉嘉,便是利用了蒙古对我们的信任啊!”

  说到这,车巍然一声长叹,看着脸色十分难看的李岱又道:“如今,蒙古对我们已经没有以前那般信任了,恐怕就算帮助他们攻下城阳郡,之前许诺的万支火枪,我们能拿到十之五六就算不错了!”

  “他们敢!”

  李岱冷哼一声,怒道:“战场之上,千变万化,开战之前,神鬼难测,他们损失了三处水军营地,那是他们自己的掉以轻心,与我们何干?凭什么把损失扣到我们头上。”

  “越王难道认为,他们会和我们讲理吗!”车巍然反问道。

  李岱听后脸色更黑,他何尝不知,主权在人家手中,人家信守承诺,给了你便是谢天谢地,若翻脸无情,你又能拿他如何?自己已经和鄢国开战,没有回头余地,只能一路走到死,而自己不想死,那么唯一的办法,就是先灭了东海、城阳两军的鄢国兵马,从蒙古那里讨来火枪,再杀一个回马枪,先灭荆州贺涛,在夺梁州江山,随后一路北伐,攻克雍州,事后才有问鼎天下的实力。

  而在这之前,蒙古答应的火枪必须要得到,否则都是梦幻空花,飘渺云烟罢了。

  但现在出了这档事,蒙古显然要把事请推倒他们头上,就算给他们火枪,也绝对不是之前答应的那个数目了!

  “那现在,沈玉嘉在哪里?先生如此匆忙回来,莫非是跟丢了?”李岱可是最担心沈玉嘉给跑了,如果能抓住这家伙,以他曾经听闻有关这家伙的消息,必然能用尽办法从他口里套出火枪的制作和天玉炮的事请,如果两者都有制造法,他何须理会蒙古。

  当年西齐出现火枪后,梁国好不容易得到了几把,用了一年时间,才稍微摸清了这东西的制作,可尝试了许久,终于是造出来了,但无论是精准,射程后远不如西齐的好,但聊胜于无啊,可惜,当时造火枪的地方是在豫州,而且就在洛阳,这火枪出现没多久,李晔就遇刺身亡了,之后洛阳就开始大乱,而如今,这些火枪自然就落在了鄢国手里,不过想来他们也看不上,或者回炉重铸了,但无论怎么样,自己是压根就没得到过一把。

  见倒是见过,不过是人家拿来攻击他的,现在也正因为这东西,让他长时间无法攻下海州城。

  “现在沈玉嘉应该逃到了渤海,我已经命夷州水军去追杀了,想必他们也很快能与蒙古取得联系,联合起来缉拿沈玉嘉,但是我担心被蒙古捷足先登就不好办了。”

  “绝对不能让蒙古人抓住沈玉嘉,此人我势在必得,无论用什么办法,你一定要帮我抓住他!”李岱已经想好了,只要能抓住沈玉嘉,他立即撤退,随后就全力死守扬州,另一方面逼问火枪和天玉炮制造法,用不了多久,他将不惧任何人。

  同样的心思,如今在北海郡,潍州城中,一处府邸,蒙古大将军伯颜,此事正愁眉不展的听着属下汇报。

  “阿刺罕既然吃了如此大的亏,看来他也渐渐明白水军的重要了,我们越是往下打,铁骑的作用越小,中土大地可是与我们那里不同啊,这里山峦极多,铁骑难行,又有数之不尽的河流阻挡我们,如果没有汉人的造船技术和水军操练的方法,恐怕我们将止步于此了。”

  “大将军说的极是,不过如今札刺儿将军已经攻下了高丽大半疆土,得到高丽的造船技术,这高丽的战船虽然没有汉人的气派,但战力丝毫不弱,我们何不妨在高丽训练水军呢!”

  伯颜听后,眉头不禁一皱,虽说前不久,高丽王室让太子王倎到蒙古入朝为官,还面见了蒙哥可汗,而可汗也决定让他回去,继承大统,并助他统一高丽,不过要永为东藩,世世代代朝贡蒙古。

  既是藩国,就有些不可信,谁能保证王倎不会利用蒙古帮他座位王位后,反咬一口?要知道札刺儿攻打高丽时,可是耗时许久,并且直到现在,在高丽南部还有不少顽固不化的家伙拼死抵抗呢。

  要在高丽大肆造船,训练水军,必须要把庞大的财力投入进去,如果王倎眼红这边钱财怎么办?就算札刺儿长年留屯高丽,也难保不会出事啊,毕竟伯颜很清楚汉人有一句古话,称为强龙不压地头蛇!

  “此事先禀报给可汗再说吧。”伯颜也没有立即反对,虽然他不想在高丽训练水军,但为今之计,恐怕也只有那地方比较安全,毕竟他们也算那帮王倎从高丽权臣手里夺回主权,甚至还要帮他一统内乱的高丽,想来他不会如此快出尔反尔的,而反观辽东、东莱等地的沿海,虽然也可以训练水军,可如今又一批不明身份的家伙在作乱,并且伯颜很清楚,那辽海王冯胜鹰也不是什么好货色,此人贪得无厌,并有恃无恐,难以驯服,伯颜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将此人给诛杀了,断绝后患。

  不过若是冯胜鹰死了,渤海一带立即就要大乱,伯颜便很难再找出一个如冯胜鹰这般,有实力的合作伙伴了。

  “先留着他把,让他对付那些不明身份的家伙。”

  伯颜才刚刚想玩,突然,一名属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深施一礼,便将一封信恭敬的递给伯颜。

  伯颜伸手接过,打开后只是扫了一眼,顿时瞪大眼睛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?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

  “怎么了?”一旁的属下询问道。

  “那洗劫了我们水军营地的罪魁祸首,竟是鄢国皇父!”

  “什么,鄢国皇父!怎么会是他,他不是应该在雍州吗?”

  “他早已经来到徐州,只是此人行踪诡秘,不按常理出招,时常打一枪换个地,很少人知道他确切位置,不过这次他竟然出现在黄海,那么我们就绝不可丢失这个机会了!”

  “大将军说的极是,本来我们认为习得了此人的火枪技术,便可以灭了他们,谁知道他们居然有弄出一个天玉炮,三天前收到可汗的信件时,属下还久久不能相信,王爷居然被逼出玉门关,不过还在王爷精明,料定敌军定要攻打哈密,于是在敌军来之前,派遣三千精锐埋伏在哈密外的沙土中,而那些家伙,也果真中计,或许他们也是仗着有天玉炮,根本不用靠近哈密,便可以直接开打,却不知危险就潜藏在他们脚跟前!”

  “此事就不必说了,虽然王爷统兵极为厉害,但从那一次他和敌军斗个旗鼓相当看来,对方也不可小视,如今王爷被逼出了玉门关,恐怕短时间内是打不进去了,如此这中土的突破口,很可能就要落在我们这边了!”

  伯颜说完,起身吩咐道:“速速传话命令,告知阿刺罕和阿塔海,命他们务必要控制住冯胜鹰,让他帮助我们把鄢国皇父生擒住,但切记不可告知冯胜鹰我们要抓的人是谁!”

  这边,沈玉嘉再次被人给惦记上,而另一处,同样惦记这他,却走了不同放心的颜芷绮,此时已经披上战甲,但怀中却极为不协调的抱着一个男婴,威风凛凛的大踏步走出宅院,在她身后,颜芷蕊两手各一个孩子,喜滋滋的跟在老姐身后。

  颜芷蕊很清楚,老姐虽然要出阵,不过依旧是舍不得离开孩子寸步,虽然带着孩子行军打仗不是很好,可她听了华永和童四海他们讲述,当年姐夫还不是带着小赵念,征战沙场,热血与柔情,杀戮和救助,那是何等威风,何等洒脱,说得颜芷蕊都心痒痒了。

  况且,当年一起过来的老兵,如今大部分还在童四海手下,这帮老爷们在那段时日的淬炼下,可是个个都是带孩子的好手啊,不过他们似乎都忘记了,现在三娃娃可都是要喂奶的啊!他们有吗?

首节上一节1065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