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269节

  “沈玉嘉,你已经无路可走,扔掉武器,我饶你不死!”

  焦茹冰冷的声音传入沈玉嘉的耳中,也不知他有没有听到,反正现在他只会一味的挥刀再挥刀。

  焦茹怒极反笑,双剑齐出,攻向沈玉嘉。而沈玉嘉毫不防备,双刀同时挥出,只闻“当当”两声,焦茹的一把长剑和沈玉嘉手中的齐明刀同时应声而断,留在他们手中的,只有游鲨剑与墨沉刀。

  两人一击分别斩断了对方的刀剑,焦茹眼中寒光四射,游鲨剑快若闪电的在沈玉嘉肩头留下一道深入一寸的伤口,隐约可见白骨露出。

  墨沉刀虽然削铁如泥,然而却只有七寸长,反观焦茹手中的游鲨剑,将近三尺,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谁都懂,然而,当一个人放弃防守,拼死反击时,这点长度根本无法占据优势。

  肩膀上的伤势没有让沈玉嘉退后半步,反而用尽浑身力气,撞到了焦茹身上,这一刻,焦茹眼眸陡然大睁,她低头一看,发现沈玉嘉手中的墨沉刀已经刺入她的腹部,未等她来得急挣扎退开,沈玉嘉一手揽住焦茹的身体,两人就像是一对相爱的情侣般,紧紧的拥抱在一起。

  “啊!”一声长吼,沈玉嘉推着震惊的焦茹,向着熊熊燃烧火焰的木墙冲去。

  “嘭!”

  燃烧许久的木墙,早已经脆弱不堪,在受到沈玉嘉和焦茹的撞击后,直接爆碎破裂,飞溅出无数的花火与硝烟。

  焦茹的视野中,星火之光宛如高天银河,数之不尽,忽而,四周光线黯淡,轰隆隆的雷鸣在夜空闪耀出一条条银蛇,冰冷的雨滴,大颗大颗的敲打的脸上,时间就仿佛静止一般,一切的声响全部消息了,只留下眼前闪现的一幅幅画面。

  “噗!”

  两具身体相拥着,从楼上坠落而下,在接触地面刹那间,焦茹眼前一黑,一股鲜血从红唇里喷出。

  爬在焦茹身上的沈玉嘉,颤颤巍巍的撑起身体,拉下脸上的口罩,望着身下妩媚可人的焦茹,他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,有气无力的道:“若是可以,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!”

  随着胸口的剧烈起伏,焦茹咳嗽喘息的嘴中,涌出一股股血水,在大雨瓢泼里,瞬间冲到身上与发梢中,凄然的面容让沈玉嘉想到了一句诗词。

  “香消玉碎佳人绝,粉骨残躯血染衣!”

  幽幽一叹,沈玉嘉不忍再看,他抽出墨沉刀,拿起游鲨剑,艰难的爬了起来,一步三摇的向着桃花深处走去。

  “大人,焦大人!”

  桃园堂二楼,十几名天威卫跳了下来,扶起焦茹查看伤势,可是现在焦茹的状况太差了,先被沈玉嘉捅了一刀,后被他作为肉垫,从二楼上狠狠摔下来,不死已经是万幸了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放……过沈玉嘉,快……追!”焦茹一边咳血一边艰难说道。

  十几名天威卫看到焦茹的情况,心下大骇,留下两名天威卫扶起她,就爬上战马,向着桃园林外冲去,剩余的所有天威卫,分别开始搜索四周,势要抓住沈玉嘉,否则若是焦茹不幸死了,他们可就全完了,唯有抓住他,自己才不会被追究。

  暴风雨把一颗颗桃树上的花瓣打落在地,形成一条条粉红小溪流,雷鸣之声在天空轰隆作响,电闪雷鸣。

  沈玉嘉视野中一片模糊,耳中只有哗啦啦的下雨声,他的情况比焦茹好不到那去,身上到处是刀伤,血水染湿了衣裳,脑中一片眩晕,右边膝盖已经被摔破,左脚有被焦茹刺中一剑,面前能支撑身体前行,已经是他的极限了,用不了多久,他变会失血过多,而昏死在桃园林中。

  “嗒啦嗒啦”的马蹄声传来,之前跑进桃园林中的踏雪走了出来,依偎在他身边。

  沈玉嘉深吸出一口气,抓住踏雪背上的马鞍,想用力爬上去,力量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浑身无力的摔倒在地。

  “他在前面,快!”

  隐约间,沈玉嘉听到杂乱的脚步声靠近,待他想睁开眼睛时,眼皮却没有听他的指令,而重重的闭起来。

  华永冒着大雨,快马加鞭一路冲到桃园林外,看着瓢泼大雨中的桃园堂里,大火熊熊,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。

  “看来武飞虎他们也中了埋伏,华永你伤势未愈,小心点。”冷二面无表情的说完,一脚踏在马鞍上,身形宛如大鹏展翅般,直接跃上了桃园堂二楼中。

  华永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批追兵,不再逗留,纵马冲入了桃园堂中。

  此时桃园林外,陶大单骑守立门前,望着前仆后继冲来的人马,面上的表情就如冰冷的雨,无喜无悲。

  “银花,你一大把年还跑出来干什么,在雍州颐享天年不是很好吗,出来也就罢了,还跑来以大欺小,杀我弟子,连累我不得安宁,我的身子骨可不如你啊!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?”说话的是一位头颅光亮,留着三缕长须的健壮老者,在光头老者说话时,身后的大队人马也默默的停在老者身后。

  “秃老鬼,二十年不见了,你的人就和你的头一样,毫无长进啊。”陶大冷笑道。

  “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谈什么长进,没退步就已经算不错的了!”

  鬼手说完,冷哼一声,又道:“怎么样,过两招?”

  “你可别后悔!”

  陶大老眼陡然凌厉无比,鬼手同样微眯双目,眼中寒芒四射,两人不约而同的跳下战马,陶大持剑,鬼手拖着一把大环刀,在即将靠近对方的时候,挥刀舞剑,刀剑碰撞的声音,就宛如天上闪动的雷鸣,震慑每一名观战者的心房。

  鬼手横劈一刀,震退陶大后,他一跃而起,手中大环刀高高举起,就宛如一把天刀冲天而降。

  老对手的实力,陶大十分清楚,他不敢硬接,选择闪身躲避,鬼手一刀落空,大环刀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,削出一片湿漉漉的泥土,飞溅向陶大。

  在陶大伸手护眼间,鬼手刚猛无匹的一刀再次劈来,陶大手中的长剑忽然就似一朵绽放的银花,鬼手眼见着一幕,深知这一刀下去,劈不劈的中陶大还只是五五成,而他百分百要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。

  鬼手立即收刀挡剑,陶大手中长剑在大环刀上碰撞几下,却无法伤及鬼手,两人都是老江湖,对战的次数已经不下百回,都无比熟悉对方的招式与绝技,两人实力可以说是旗鼓相当,想要取胜也不会等到今天了。

  然而,两人才大了三十回合,随着一声“当”,陶大手中的长剑应声而断。

  “哈哈,银花你的游鲨剑呢,是不是早就丢失了!对了,你不是还有墨沉刀吗?我倒要看看,你的小黑刀能否把我的大环刀给劈断,先告诉你,我的这把刀,可是玄铁打造的!现在就让你尝尝它的力量。”

  鬼手大笑一声,招式越来越猛,逼得陶大连连后退。

  “当!”一声,陶大手中的断剑再次被劈断一截,现在长度还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,比墨沉刀都要短小。

  “夜战八方,力劈华山!”

首节上一节269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