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350节

  未等巡卫长说完,赵慎摆摆手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巡卫长很快便下去了,不多时,他抓住一个畏畏缩缩的青年走入厅中,赵慎看着这个鼻青脸肿的青年,微微一笑,道:“阁下是何人?为谁送信?”

  “我……我叫……叫张狗儿,我家大人让我送信给颜芷绮将军,不知现在颜将军在什么地方?”这说话的青年,自然就是渡河过来后的张狗儿。

  说起来,张狗儿也够倒霉的,他才刚刚从木筏上下来,就被埋伏在河滩草丛里的巡卫兵给抓到了,而且不由分说,上来便是一顿好打,直到现在,他头脑还是有些晕眩的。

  “你家大人又是何许人也?”赵慎淡笑道。

  “我家大人是河阴县知县戴腾。”张狗儿回道。

  “戴腾?”

  赵慎在记忆力搜索了许久,都想不出这个人的来历,便伸手说道:“把信交给我吧,我替你转交给颜将军。”

  赵慎可不管你什么戴不戴腾的,他只想着,有了这封信,他便能有借口去再次目睹佳人的风姿了。

  “不,不行……我家大人说……说了,这封信要亲手交到颜将军手里的。”张狗儿知道这话肯定会得罪对方,但是想到临行前,大人千叮咛万嘱咐的话,他只好鼓足勇气道。

  果然,赵慎的脸立即黑了下来,他不由分说的,直接让两名卫兵将张狗儿扣住,自己则是走到张狗儿身上搜了一遍,最后拿出一封信,才冷哼一声,道:“不识抬举,先将他压倒一边。”

  “是!”两名卫兵立即把吓傻的张狗儿给压倒了门外。

  赵慎打开信件,只看到了前头两个字,浑身不由一颤!

  一老,一婆,这两个字笔划虽然难看至极,可是那意思再直白不过了,赵慎忍住心中莫名的怒火,只看了下面三句话,顿时气得浑身颤抖,忍不住就直接把信纸使得粉碎。

第264章 毒计

  河阳府衙外,一位相貌丑陋的赤脸男子焦急的跟着一个卫兵进入府中。

  “先生,大人在后堂等候多时了!”卫兵说完,丑陋男子便快步走入大堂。

  当他穿过厅堂,来到后堂里,忽然看到一个身影“噗通”一声朝他跪下,这一幕可把丑陋男子吓了一跳。

  “大人这是作甚?”丑陋男子大惊道,说完便要扶起下跪之人。

  可是下跪之人宁跪不起,口中凄惨道:“先生救我!”

  这话可把丑陋男子说的又是一惊,他虽相貌不雅,可身体也柔弱书生没什么两样,几番施用都无法将下跪男子托起后,只能摇头一叹,道:“大人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

  这相见的两人,正是昔日赵家堡堡主,今日的河内郡郡守赵慎,而在他对面的人,整个河内郡,怕也只有一人能有此容貌了,那便是宁丑。

  赵慎两眼泪汪汪,跪下宁丑面前,双手抱着他的大腿,哀求道:“先生先答应我如何?否则我情愿跪死在这里!”

  宁丑刚才问他唱哪一出,意思就是不想草率答应他,可是现在赵慎把话说白了,他若是拒绝可着实对不住救命之恩了!

  无奈,宁丑只好点点头,道:“我答应你,什么事说吧。”

  赵慎闻言,心中一喜,面上却依旧哭啼啼的起身抹眼泪道:“那人给芷绮来信了!”

  “果然!”

  宁丑心中暗道一句,摇头一叹,如今能让赵慎叫救命的,恐怕也只有这件事情了,若是可以,宁丑实在是不想参合进去,可是赵家对他有恩,这几个月来,他也是看出了赵慎对颜芷绮的心思,可是人家毕竟早有夫婿,你丫的自己参合也就罢了,何必把事请染到我身上呢。

  “你想我怎么救你?”

  宁丑说着,不等赵慎开口,他继续蹙眉道:“属下现在和大人直说吧,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,虽颜芷绮英姿绝艳,但却是最不可触碰的人儿,万事希望您多加考虑,别想把事请做绝了!强硬手段是可万万不行啊!”

  宁丑本想几句话把赵慎逼到死胡同,让他千万别用卑鄙的手段,却没曾想,赵慎点点头,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对芷绮哪能用强,所以我才只有求先生献出良策啊!”

  “良策个屁!”

  宁丑眉心里暗道一句,他已经明白赵慎要干什么了,但他绝不会捅破这层纸,还是装作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既然大人不用强,那这是要如何处理?若要让我出主意,我看还是您死了这条心吧!”

  “死心!”

  赵慎痴痴一笑,望着房梁黯然道:“心若死,那人要如何活!”

  宁丑又是一阵暗暗摇头,他看赵慎的痴情,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了,曾经他一直认为,像赵慎这种生在花丛,活在莺燕中的花心男子,是一辈子也找不到让他真正动心的那个人儿,可是如今呢……真是世事难料,不是花心不痴情,而是一直不相遇,当他真正遇到那人后,整个心怕是要比天下间所有的痴情男子,还要严重的多啊。

  “病入膏肓,真是病入膏肓啊!”

  正在宁丑暗叹间,赵慎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黯然双目陡然爆射出两道寒光,看的宁丑浑身一颤。

  “先生,事到如今,唯一的办法怕是只有让那个人彻底的从世上消失了!”

  宁丑虽然早有预料,但是真正听到这话从赵慎口中说出时,还是无比的震惊,这事情可太大了,倘若做得不够干净,那么死的可不仅仅是那个人了,还要连累整个赵家堡上千口人啊!

  “不行!这绝对不行!”宁丑连连摇头,一副宁死也不答应的表情。

  “倘若先生不答应,我赵慎宁愿一头撞死在这房柱上!”赵慎一脸决然道。

  “咳!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宁丑一脸痛苦的低下头。

  赵慎脸色一急,泪水便又开始涌出来了,他痴痴喃喃的嘀咕道:“自从在船上见过芷绮后,真是惊为天人啊,我……”

首节上一节350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