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405节

  许高才只用了三天时间,便攻下了河阳城,导致赵家败北而逃,本来许高才想要趁胜追击,将赵家一网打尽,然而却在这时候受到了颜芷绮退兵的消息,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了,必须要尽快援助少夫人。

  于是乎,在攻陷河阳城的第二天,许高才放弃了追死赵家的机会,兵出峒关,攻打河东郡。

  如此虽然能让赵家得以喘息,可是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,便是萧连翊的压力了。

  河内郡各路大军中,都出现了反抗势力,让赵慎苦不堪言,好不容易许高才放过了他,但是更可怕的萧连翊居然来了。

  内有一波波反抗的势力,外有萧连翊和张雁的双重攻势,就算宁丑再厉害,也不可能凭借河内这些新兵,抵抗住萧连翊猛如烈火的精兵大军攻势。

  短短五天时间,宁丑率领攻打天井关的大军,便无功而返,退守到了怀县附近,抱住赵家堡这一亩三分地。

  这一个月,无论是河阴的战事,还是河内的内乱,以及李晔被刺的事件,都吸力了全天下所有人的目光,让人民感叹,似乎今年最大的几件事情,似乎都在这短短的九月里发生了。

  许高才率军攻打河东,顿时就让想要支援三门峡的大军,只能急急忙忙赶回来守护,如此颜芷绮的压力便减轻了一半。

  十月初六,颜芷绮的北伐军已经靠近了潼关,这里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,防御力量怎会弱了。

  但是今年很多事发生过于突然,谁也没料到事请会走到这一步,本来帮着驻守长安的大理军,因为担心梁国内乱,被殃及池鱼,想要保存实力,于是早早退回了大理,导致长安防备力量骤降,加之河东郡受到了许高才的压力,在没有尹天左的主持下,河东只能求助于正在与颜程交战的冯翊军,只留北地郡的五千将士阻挡颜程。

  可是颜程岂会将北地郡放在眼里,冯翊郡的大军退走,颜程同样留下五千将士在新平郡和敌军玩弥彰,自己则是亲自率领五万将士从新平郡南下攻打京兆郡,如此一来,让京兆郡的首府长安压力剧增。

  长安一方面要抵御颜程,另一方面又要派兵去驻守潼关,防止颜芷绮攻取潼关,着实被这一对父女逼得苦不堪言。

  “传信给京兆郡守,让他务必给我抵住颜芷绮,绝不能让她攻陷潼关!”

  秦锺知道真正的决战已经来临了,这一战是否能取胜,关键就站于是否能将颜芷绮逼死在潼关外。

  只要颜芷绮和她的大军死在潼关外,秦锺便可率军进入京兆郡,协助长安抵抗颜程,可若是颜芷绮攻下了潼关,转身便可抵御秦锺,就算是他们损伤过重,也可以放弃潼关,去协助颜程攻打长安,那么京兆郡便归纳进了西齐地界,日后梁国要从大齐守护神颜家手里夺回长安,简直是痴人说梦了!

  人的名树的影,颜家守护玉门两百多年,从未让大齐西北受过创伤,就连唯一一次让大辽破开玉门的,还是颜家设计出来的,将大辽将士困死在了玉门关和嘉峪关中间,可见颜家的守疆本领,堪称当世第一也不为过。

  这要是被颜家拿下潼关,秦锺简直不敢想象日后要如何攻克!或许,只能等颜家断子绝孙了!

 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,秦锺当然看不到这一天了,除非西齐这位小皇帝,在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,也整出一个神卫营,把颜家这批忠良给偷偷“咔嚓”了!否则,秦锺就只能在眼下,把颜芷绮给“咔嚓”了!

  直到此时,秦锺内心里也压根没指望蒙古能帮上忙,虽然忽必烈的十万铁骑还待在雍州地界,但是秦锺潜意识里,也不愿意汉人的江山被游牧民族给占领了。

  颜芷绮的四千将士已经进入通往潼关的羊肠小道,此道曲折崎岖,极易受到埋伏,但是同样的,也可以四下部署埋伏,于是乎,当秦锺追兵赶到时,刚刚踏入这条羊肠小道,便受到了两边山势中袭来的阵阵火枪声。

  秦锺大军险些受到重创,他赶紧退出古道,这种情况下,唯一能安全进入古道的办法,便是放火烧山,然而,这冬日的风势,十有八九都是西北风,这火若是点燃了,恐怕未烧敌,先烧己了。

  “难道,连天也在助他们吗!”秦锺实在是气不过,可是他又无可奈何。

  “大将军,要不我率军走渭水到华阴,可帮着驻守潼关!”翁飞落提议道。

  “不可,如今西北风正在猛烈之际,行程缓慢,好费力气,等你赶到华阴恐怕颜芷绮已经攻下潼关了!况且你的人一走,我也未必有把握拿下此女!”

  秦锺对颜芷绮的评价是越来越高了,由不得他不去高看对方,能与他秦锺纠缠到现在,还没有显示出弱势的,秦锺这还是头一次遇到。

  “难道就待在此地,等着风势改变,放火烧山?这冬日西北风可是每天都刮,而且越刮越烈,要等到东风,无疑是等六月飞雪啊!”

  翁飞落毕竟还年轻,想法与秦锺这种步步为营的做派有些不同,他比较倾向于跳跃性的,想要走水路绕道去华阴,虽然这所以逆风而行,艰难无比,可是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强得多吧。

  最后,秦锺也实在没办法,只能让翁飞落统军五千,退到弘农征用民船,想要从黄河逆行进入渭水,再到华阴。

  可是,当翁飞落日夜兼程,到了弘农时,发现,因为梁国禁河数年,导致许多船只一直用不上,于是乎,多有破损,仅存的船只也只能承载三五百人,正要找到大批的船只,非三门峡附近才有。

  这要一退再退,到了三门峡,在从三门峡逆流而上,到达渭水华阴,恐怕黄花菜都凉了。

第302章 夜取潼关

  秦锺这边一方面焦急的寻找破敌之计,另一方面也给闫文山施压,想要让他的兵马先入羊肠小道,与颜芷绮拼杀一阵,自己好捡现成了,可是闫文山虽然有时候会鲁莽,但不傻,怎会不知道秦锺的小算盘。

  况且来之前,尹天左便给他下了命令,让他务必要保持实力。

  闫文山认为这一次,自己已经在用头脑统军,殊不知,他将尹天左另一句话完全忽略了,那便是在有绝对的把握消灭颜芷绮的前提下,他才可以不用打头阵,至于现在颜芷绮能否逃生,闫文山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  前有潼关,后有追兵,颜芷绮一没攻城器械,二没多少粮草,被困死在羊肠小道里是早晚的,所以闫文山不会傻到去打头阵。

  其实,闫文山也很像早点立功,但是这羊肠小道里实在太可怕了,两边地势高的暗处,不知隐藏了多少枪杆子,只要进来一个便死一个,谁还敢冒然杀进去啊。

  一连三天,阻击小道路口的火枪兵便没离开过,秦锺为此赶到了疑惑,对方现在人马不多,应该是全力攻打潼关的时刻,但为何偏偏要留军抵挡他们,难道认为这样下去,他们就能胜了吗?

  “那敢死的河阴知县戴腾,竟然留一批粮草在官仓里,你运气可真够好啊,被颜芷绮派人夜袭射杀,死得干脆,否则落到我手里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!”

  秦锺已经得知了颜芷绮那批天降粮草的来历,但他却不知道,这个消息是有人专门泄露的,要是让他明白,戴腾还活着,怕是立马叫一批人去河阴捉拿了,倘若又能知道,戴腾便是西齐大驸马沈玉嘉,同时也是他眼前大敌的相公,那么秦锺绝不二话,立马掉转马头,亲自赶去河阴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敢死的家伙抓起来。

  又一批先锋部队在“砰砰砰”的火枪声中,从羊肠小道里逃出来,秦锺只能继续驻守在小道外。

  潼关外,险峻的山势之中,一批大军如同千年古林,竖立而沉寂。

  面无表情的三千兵马,凝重的气氛压得人险些喘不过气来,为首银甲女将,手持望远镜,静静瞭望旗幡招展的潼关。

  “将军,粮食已经做成干粮,并全部分发完毕,最多只能顶三天了!而最后三箱子弹也已经分配给了驻守古道的火枪兵。”童奇来到颜芷绮身边禀报道。

  当初沈玉嘉冒死给邺城运送的子弹,到了如今只剩下三箱了,这一箱子弹一千发,听着挺多,但用起来,不过是千名火枪兵“砰砰砰”三声的事请,而能消灭的敌人数量,或许还不足子弹的三分之一。由此可见,颜芷绮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。

  放下望远镜,颜芷绮下令道:“左翼兵马,将箭矢全部备齐,待天黑之后,每隔一个时辰,便去骚扰一次潼关,直到将箭矢耗尽。”

首节上一节405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