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438节

第323章 猜疑

  童庆五年,四月中旬,颜芷绮率军与颜程在三门峡会师,两军回合,兵马多大十多万,旗幡招展,占据黄河沿岸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“参见大元帅!”

  颜程率领部将出现在颜芷绮面前,正要行礼,颜芷绮立即冲上几步,将父亲扶起,道:“爹爹也跟女儿这般矫情。”

  “呵呵,芷绮如今贵为大元帅,虽在家里父为大,然……在人前礼不可避,否则某些人会有此等借口,那为父说事!”

  颜芷绮那父亲没办法,待颜程说完,看着他冲自己抱抱拳,便问道:“父亲久在三门,不北不东,莫非是等女儿过来?”

  颜程点点头,道:“据探子汇报,尹天左并未身亡,而是率大军攻向了梁州,他是要直取李家老巢,不过这或许有可能是梁国设的局,怕我军强行攻打函谷关,至于情况究竟如何,没有试探进攻,谁也不知道,所以我等你来,就是为了兵分两路,一路攻打函谷关,另一路去阻断尹天左,倘若尹天左真死了,那一路兵马便可以直取荆州三郡之地!”

  “父亲已经想好对策了吗?”

  “此等大事,已经回报朝廷,陛下已经同意,就等我们从长计议了。”

  “如此便快些吧!”

  军机大事,万不可拖延,父女两人说完,便召集各自部下与参谋,到军务帐篷里商讨战略了。

  因为梁国的断路战术十分厉害,探子极难通过,所以情报是少之又少,只知道尹天左在鹤鸣狭战胜钱冲后,似乎进入了荆州南阳郡。

  南阳郡虽地处荆州北部,但因为当初李晔率军开战时,乃是从荆州襄阳破关,在襄阳郡、南乡郡和南阳郡与当时的大齐军展开了数十场大小战役,最后以胜利告终。

  故此,荆州北部几个郡,都从正面遭受到了战火洗礼,导致许多关卡破烂不堪,补修到现在依然没有修完,根本阻挡不了尹天左大军的步伐。

  如此一来,尹天左便有两条路要选择,一是攻打襄阳郡,进入荆州南部地区,夺取贺家的地盘,而另一条路则是先入南阳郡,路径南乡、上庸二郡,最后直通巴蜀。

  这三个郡连起来路途虽远,可是毫无阻挡,沿路还可以从百姓家中抽丝剥茧,取得粮草供给,除非贺家把压箱底的兵马动用去阻挡尹天左,否则他到巴蜀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颜程料定贺家不会去阻挡尹天左,因为自从李晔死后,贺家便开始收敛了,许多随梁国东征西讨的部将,也被召集会族中,与大理一样,似乎都在保存实力。

  李毅德要想重振梁国声威,必须要得到贺家与大理的支持,但就目前的况且来看,他们似乎不想搭理李毅德,这也正好便宜了西齐。

  “攻打函谷关,直捣梁京是极为重要的,而直去荆州北部,凶险异常,倘若尹天左真死了,那么里面的兵马,很可能便是梁国设下的圈套,所以末将决定由我率军前往,攻打荆州北部,并书信告知萧穆,打通荆、梁北部的郡县,将战线联成一体,退可守,进可攻!而元帅可以驻守函谷关外,洞察敌情虚实,是战是拖全凭元帅定夺!”

  想要截住尹天左,亦或者攻打梁州,普通的将领当然不可能办到,于是这一对父女,只能再度分开。

  颜芷绮深知父亲的顾虑,若是两军一同攻打函谷关,且不说关卡外的面积够不够十几万大军站脚,就拿耗费的时间,还是一个未知数,要是十天半月能拿下,那已经是谢天谢地了,而一年半载攻不下,这段时间里,大军损耗的粮草与人力可以说全白费了。

  杀鸡焉用牛刀,便是这个道理,不需要白费力气,只需要智取为上!倘若父女其中一人战胜了尹天左,亦或者直捣李家老巢成都,那么梁国便是不攻自破了,又何须一大堆人聚在一起,傻傻看攻城呢。

  “深入敌国腹地,凶险难料,父亲此行可要多加小心啊!”颜芷绮不在乎其余人怎么看,毅然决然直呼颜程父亲名讳,而颜程也不多说什么了。

  见父女两人已经商讨完毕,一名年纪与颜程相仿的儒者站了起来,哈哈一笑,道:“颜将军,你让颜元帅攻打函谷关,自己冒险深入敌国,此勇可嘉,但是,战胜好说,倘若战败,势必会牵连我们,影响攻打函谷的战事,你真有这把握!”

  颜程目光一扫,发现是女儿的军事鲁盛,便笑道:“那依鲁先生看,这一战要如何打?”

  鲁盛轻轻捏了一下山羊胡,似笑非笑道:“颜元帅旧部许高才,如今在河东征战,却久攻不下运城,可见其守备之强韧,而运城距离大阳极近,而大阳距离三门峡不过一河之遥,倘若他们在你走后,舍弃河东,渡河南攻而来,届时颜元帅可又是招到腹背受敌的下次,至于这次有没有上次好运……还是两说之事啊!”

  鲁盛此言,明着提醒,暗则嘲讽,把颜芷绮差点被困死河阴的事请搬出来,似乎想要压一压这父女二人的威风!

  “倘若运城敌军南下渡河,那自有许高才追击阻截,届时究竟是谁困谁,也还是两说之事!”颜程淡笑道。

  “颜将军你就如此敢保证,那许高才能紧随而来?若是拖延个十天半月,我们岂不是又要面临被困窘境!”鲁盛毫不示弱道。

  “那先生如何敢保证,运城敌军会舍弃河东,渡河南下围困我军?”

  “我这只是一个猜测,不一定,却有可能,我们要防范于未然。”

  “看来先生是想要我们一同攻打函谷关,这若是久攻不下,看来也是有我们顶罪了吧!”

  颜程这话说的过于直白了,这与他文质彬彬的气质完全不同,让没与他打过交道的鲁盛有些措不及手,他没料到颜程会毫无避讳的说话。

  “鲁某只是希望颜将军能等候几日,待颜元帅试探攻城,知道敌军虚实,再行定夺也不迟啊!”

  鲁盛可是受了庞旭的吩咐,给颜家抹抹黑,至于这抹黑的程度,当然是可轻可重,不过依鲁盛之见,如今局势未定,抹重黑自然不可,但要一点点的撒点灰,还是可以的,等局面彻底占据上风后,灰自然就变成了锅底灰!

  所以此时鲁盛也不敢过于刁难,否则惹怒了这对父女,西齐必定大乱,可就本末倒置了。

  “先生有所顾忌,我等又有何不可,这样吧,待元帅试攻函谷三日,若敌军势弱,我们便联合取之,但若敌军顽强,便只好攻取成都,断了梁国的根基!”

  “颜将军会这样想,那最好不过了!”

  两人各自退了一步,事请也算是谈妥了,而一直静静旁观的颜芷绮,也开始联合众议,商讨攻打函谷的战术。

  这议事帐篷里的事请,在两个时辰后,才传到了沈玉嘉耳中,他立即便和楚苓君偷偷商讨起来。

  “怎么样,这军师靠谱不?”沈玉嘉是能不动脑筋,就从不会动脑筋的懒人!

  “鲁盛此言看不错什么毛病,而你夫人与老丈人商讨的战术也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这没毛病,那没问题,难道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了吗?”沈玉嘉再次把球踢给楚苓君,指望她来思考对策。

  楚苓君自然明白这个家伙的懒惰,白了他一眼后,说道:“当然不是,他们没问题,不代表尹天左没问题,我直到现在都猜不出,这个家伙究竟在想什么?”

  “能干什么?反正不会攻打洛阳。”沈玉嘉笑道。

首节上一节438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