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446节

  听冷二这话,沈玉嘉先是莫名其妙,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,问道:“李毅德难见不假,可是尹天左应该不难吧,他又不是住在宫里。”

  “恰好相反!”

  冷二摇摇头,道:“一个月前,我去过一趟汝阳,等候了半个月都见不到尹天左一面,此人深居简出,手下有八个护卫十分厉害,曾经是绿林盗匪,人送外号‘西山八凶’,被尹天左收服后,便作为他的护卫,此八人所学不一,但是每一绝技都不能小视,特别是一个叫凶犬的家伙,耳鼻如犬,上次我差点就被此人给缠上,除了他,还有一个叫凶鹰的家伙,目力极其厉害,不仅可夜视数里路,还能观察出练家子与普通人的区别!若此二人不除,根本无法靠近尹天左!”

  沈玉嘉还是头一次听到冷二说这般多话,不过听到这些消息,让他感觉麻烦事果真不小啊。

  李毅德能坐上皇位,看来宫里的豺狼虎豹肯定是归顺他了,除此之外,李毅德曾经随便派出四人保护他,便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实力不弱于华永,况且他居住深宫,就算能见得到,也未必能杀得了啊。

  李毅德杀不了,现在连尹天左也动不了,沈玉嘉这趟来算是白来了吗?

  他可不能接受啊,自己吃虫啃菇,翻山越岭来到这里,可不能打道回府啊。

  “难道真没有办法了吗?”沈玉嘉看着冷二慎重道。

  冷二没有多想,直接摇摇头道:“目前没有。”

  “那什么时候有?”

  “当他们打起来自然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现在都不能确定尹天左会不会打洛阳,这要等到什么时候?

  裴世昭走了进来,看到屋里的三人后,并不意外,他淡然一笑,将一本厚厚的书籍交给沈玉嘉道:“这便是半年来洛阳的况且,有什么不懂得,你再来问我。”

  沈玉嘉称谢收过,与三人说了一会儿后,这才在宁沧珺的提醒下,准备用餐了。

  裴世昭人老成精,扫了一眼宁沧珺后,淡然一笑,旋即便咳嗽一声,道:“老夫先行一步,紫大人啊,二爷,我们走吧!”

  紫琛奉看到裴世昭的眼色,似乎明白了什么,而冷二根本不用看,听到裴世昭的话后,便起身走出了厅房。

  最后,只留着沈玉嘉独自一人坐在厅内,和门外一个俏佳人。

  “呃……那个,好久不见……”沈玉嘉尴尬的起身,挠挠后脑勺,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嗯!”

  宁沧珺的话更加少了,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。

  “唉吆,你能别这样吗?我老是感觉心里怪怪的。”沈玉嘉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,大吐苦水道。

  “吃饭吧。”

  一听这话,沈玉嘉当即便愣了愣,而后淡然一笑,道:“嗯,吃饭吧。”

  饭桌上,沈玉嘉感觉有些尴尬,他可见到了不少熟人,除了裴世昭、紫琛奉和冷二,还有宁家不少老少,连老爷子和老夫人都在场,只是宁家的家主宁岩与大儿子宁宝明不在席间,听说去县城做生意了,不过剩下这些人,出来宁沧珺与一些不懂事的小辈外,其余人可都是冷冷的盯着他呢。

  除了宁家人,还有当初那位看谁谁心痒,目神勾魂,嫣笑倾国的紫贵妃紫莹,以及她那个妖孽弟弟紫瑜。

  发现这两人都没事,沈玉嘉算是松了一口气,毕竟害紫家成这样的人,可是楚苓君啊,而楚苓君跟他的关系不错,况且事后还救了颜芷绮与她的军队一命,所以沈玉嘉感觉这个担子,还是自己接下来吧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沈玉嘉突然起身,端起酒杯目送众人,慎重道:“诸位宁家的长辈、朋友,小弟小妹,或许你们都已经知道,因为我,连累了你们宁家,还得你们流离到此,而且听说也有许多宁家人被我间接害死了……我知道你们恨我,无时无刻不想打死我,但是我又不想死,因为只有我不死,差点一点点偿还欠宁家的债,只要我能办到,无论你们什么要求,我绝不二话……”

  “那先卸你一条胳膊怎么样?”这说话的是宁宝明的弟弟宁宝辰。

  宁宝辰此言一出,宁老爷子眉梢一皱,冷喝道: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。”

  宁宝辰脸色一僵,看到老爷子神色的确不好看,他最后瞪了一眼沈玉嘉,起身便离席而去。

  “孽子愚钝,让沈大人见笑了。”宁老爷子淡淡道。

  以前见宁老爷子时,还是挺和蔼的,特别与他下棋时,时常看到这个老爷子像孩童悔棋的一面,然而现在这种清冷的表情,似乎在告诉沈玉嘉,就是我们想弄死你,也没这个本事,就算弄死了,我们宁家也要全部跟去陪葬,所以你还是别做作了。

  反正沈玉嘉敢来,就做好了里外不是人的准备,他朝宁老先生说了一句“我自罚三杯。”

  待三杯一过,众人认为沈玉嘉还要说赔偿宁家的事请时,他竟话锋一转,朝着紫家三人道:“当初李晔之死,其实也算我做的,让你们一家三口险些被害死,我罪过可大了……但还是那番话,我不想死,所以啊……”

  众人一听,那是集体愕然啊,李晔的死怎么就会牵扯到大驸马身上了呢?

第329章 高手过招

  “大驸马这是何意?”紫琛奉惊愕道。

  沈玉嘉也不知道作何解释,毕竟他不清楚紫瑜这小子被李晔那啥的事请,有没有公之于众,于是只能苦笑道:“有机会我会想紫大人解释的!”

  紫琛奉一听,顿时明悟,也不在询问了。

  不过似乎知道一些事请的紫瑜,小脸是又红又羞,好在姐姐紫莹在一旁安慰,才把弟弟的羞涩情绪给平复了。

  沈玉嘉这才意识到,即便不说,这小家伙也能明白一些,他还真有些后悔,当众提起这事了。

  席间,众人是各怀心事,沈玉嘉知道因为自己,把他们原来还算热闹的气氛给浇灭了,他也知道不可能几句话,就能让宁家人原谅他,这需要一点点的偿还。

  不过在吃饭时,沈玉嘉注意到一个细节,便是紫莹竟然巧笑嫣然的,给身边冷二夹菜,而冷二居然也不拒绝,虽然表情没有笑意,但是却少了几分冷傲,多了几分平和,这可把沈玉嘉惊得无以复加,暗道这是哪门子的情况?莫非这两人还有什么猫腻不成?

首节上一节446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