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496节

  “不是说不要继续想我汇报军情了吗。”赵慎收回目光,面带怒容喝道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这传令兵虽然知道大人不想听军情,可是这件事情,事关重大,要是他不报,那下场绝对很惨!

  最终,传令兵还是吞了吞口水,焦急的解释道:“大人,我们后方遭人偷袭了!”

  “什么!这怎么可能!”赵慎闻言大惊失色,立即一扭头向后看去,只见数里外的平原夜色中,泛起一片红红的光晕,时胀时缩,显然不是一堆堆篝火就能出现的景象。

  “该死!”赵慎满脸狰狞的一拍大腿,怒道:“下令,全军后撤,救我族人!”

  赵慎显然是急疯了,动不动就要动用全军,殊不知,现在因为全军攻城,导致传令缓慢,想要立即收回来谈何容易。

  不过,赵慎虽然急疯了,但身旁的宁丑并没有如他一样。

  “大人不要焦急,先……”

  未等宁丑说完,赵慎便怒道:“赵家的老弱妇孺可都在那里呢,你让我能不急吗!”

  赵慎说着,看到宁丑皱眉的目光,他深吸一口气后,叹道:“这样吧,此地由你坐镇,继续给我攻城,我率领一队人马撤回保护族人可以了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宁丑只是点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,赵慎见此,突然冷哼一声道:“攻城,攻城,先生就知道大局,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赵家好,但是顾前,也要顾后啊……”

  听到赵慎这意味深长的话,在看着他策马奔向后方的背影,宁丑知道,赵慎对他的信任,恐怕一落千丈了!

  但这又能怪谁呢?他虽然足智多谋,可也不是神仙,什么事都能料到吧,这突然出现的敌军,究竟是何方神圣,他也不知道,按道理,不应该有这一队人马出现啊。

  他们是谁的人?西齐?不可能,西齐大军都在函谷关外,由李毅德阻挡着,不可能到这里,那么就是梁国?这更加不可能了,西齐大军有李毅德阻挡,李毅德的军队由尹天左牵制,况且他们一路狂奔到此,这是何等快的速度,几天来都没曾见过身后有梁国的一兵一卒,显然不是他们。

  “难道是康宏远那些逃散的将士集拢在一起,从后方突袭?”

  想到这,宁丑自己都摇头笑了,这更加不可能了,就算整合在一起,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如一阵龙卷风般,扫清他们的后方,就凭那些酒囊饭袋,他们要真能做到,也就不会溃不成军了,大可以和他们正面较量。

  当然,不排除这是一个早已经布好的局,但是宁丑想不通对方为何要这样做,或许此计的确能让他们大军动荡,但是同时,他们也要丢了汴梁,这就本末倒置了,得不偿失啊。

  “难道,是那沈玉嘉做的?”

  一想到这,宁丑从未动摇的心,突然一下子抽紧了!

第364章 相知自知

  想到沈玉嘉,宁丑突然明白此人究竟为什么亮明身份了,但同时也让宁丑深感骇然,这一切,若真是沈玉嘉做的,那要多狠的心机啊,他把自己也卖进这局中!

  从他在城楼上,大骂赵慎开始……不,也有可能早在这之前,他便想好了要如何对付赵家,如何让赵慎不惜一切代价去捉拿他,从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再让一队训练有素的将士,事先埋伏起来,从而偷袭他们后方。

  可这样一来,也有许多让宁丑想不通的地方,沈玉嘉就能确定,他可以在万军中脱逃?还有,那批训练有素的将士,究竟从何而来?这般风卷残云的趋势,明显不是康宏远的军队,但要说是汴梁以前的守军,那更加不可能了,宁丑来攻打汴梁前,就把汴梁守将摸清楚了,知道欧建业只是一个莽夫,李晔用来拉拢人才的棋子。

  若这人也能训练出这等精锐,而且还设下这个局,那他根本就不是汴梁守将了,而是应该在函谷关了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兵贵神速,这道理是个打仗的人都知道,但要知道,神速的同时,伴随的隐患也是巨大的。

  后勤辎重的速度,远不如大军,赵家大军连日奔走两百里,最后能把后勤拉到十里内,已经是很了不起了,就算洛阳出兵来偷袭,恐怕也跟不上他们,至少要过了今天才能赶到。

  所以赵家根本没有担心过后方的情况,因为他们看不到隐患,就如宁丑想的那般,无论是西齐,还是梁国,亦或者康宏远那批散逃的将士,都不可能偷袭赵家的后方。

  然而,他们还是忽略了一队人马,这便是昔日的大齐精锐!

  自从李晔攻破襄阳,一路北上拿下豫州开始,大齐在豫州的精锐便四散而逃,经过这几年的沉淀,已经彻底退出了世人的眼睛,就算换做李毅德,也绝想不到会有这一队奇兵的出现,何况是常年待在河内的宁丑了。

  这其实还要谢谢尹天左,若非是他拿下汝阳,与李毅德明争暗斗了一翻,将梁国的耳目全部驱除空了,才让武飞虎得以喘息,而等尹天左出兵后,武飞虎算是可以翻身做主人了,在加上收到贾禄的报信,他当即便召集旧部,连日赶到这里,做出了这一番惊人的举动。

  否则,在梁国的耳目下,武飞虎的确不好明目张胆的召集人马,也就无法在今天帮沈玉嘉烧掉赵家的粮草了。

  当赵慎赶到后方时,无论是他,还是身后的将士,几乎都傻眼了。

  没了!全没了!整整十万袋粮草,居然就在这一把大火里,全烧没了!

  “究竟是谁!给我滚出啦……!”赵慎仰天大吼着,但他的声音,根本没有换来半点回应,只有“啪啪”向的粮草燃烧声,以及那些赵家族人痛苦的嚎哭声。

  “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”赵慎握紧双拳,几乎是咆哮的怒吼着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风火袭城,遍布疮痍,在经历了三个时辰艰苦的捍卫下,欧建业以及康宏远的部下,终于还是无法抵挡赵家大军,汴梁易主了。

  但是,在城门攻破之前,便有一队人马,将城中的官粮全部烧毁了,等赵家辛辛苦苦攻下汴梁后,才得知这个结果,顷刻间,赵慎居然口喷鲜血,一头从马上摔落下来,生死不知。

  后,经过赵家的调查盘问,从俘虏的汴梁守军口中,得知了事请的大概。

  原来,自康宏远逃回汴梁,屁股还没坐稳,竟然被一个叫徐腾的参谋赶下台了,而事后,竟有人发现他的死体,冰冷的躺在一条小巷中。

首节上一节496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