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754节

  文仪虽然兴致勃勃,却没有忘记身份,时刻和沈玉嘉保持尊卑距离。

  现在沈玉嘉听到文仪问他,顿时感觉这是自己表现的机会了,立即道:“城外西郊,离此地大约二十多里路。”

  天水城很大,从南城门到西城门就三十里了,而到北门却只有十多里,当然这还不算城外的街道面积,而西郊是城外的城外,此刻他们是已经靠近城中央,此去直线正好二十多里,光坐车便要一个时辰了。

  “看来今天是无法过去了,要在城中休息一夜,明日一早在去可行?”文仪问道。

  沈玉嘉当然同意,但没等他开口,一旁的司徒婉晴便抢先道:“他敢不答应,文叔叔尽管在城里休息,这几天赶路也累了,不妨就到我府中居住吧,我爷爷可时常提及文叔叔呢,对文叔叔的学识十分敬佩。”

  “呵呵,能得到司徒相爷的一句赞许,便是鄙人的荣幸了。”文仪谦虚一句,却是没有反对。

  沈玉嘉可更加郁闷了,他倒是忘了这茬,认为文仪定当是要去他府上居住的,好进一步靠近,从而说服他在学府任教,但被司徒婉晴这一搅合,此事算是吹了。

  但文仪突然道:“一路风尘仆仆,今天直接去拜会司徒相爷,未免有些礼数,不妨明日在去,今天我便在这附近客栈休息一宿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以。”司徒婉晴当即便不乐意了,她还要想办法在文仪面前表现表现,还让他指名道姓的认她这个儿媳妇,怎肯让他在外面居住啊。

  沈玉嘉一听便知道机会来了,当即便一屁股即开司徒婉晴,朝着文仪一笑道:“文叔叔还是到我府上居住吧,否则让我爹知道了请你到此,却不好生招待,还不得劈了我。”

  文仪其实是有意这样说,如此才能不到司徒府居住,闻言当今便点头道:“如此,便有劳皇父了。”

第529章 开学

  还是那个小院,还是那些风雪,只是不同那夜,和沈玉嘉坐在一起的是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看着亭中石桌上,滚滚冒气的酒壶,文仪抓过抹布,套住壶把手,端起酒壶给沈玉嘉斟满一杯热酒,伸手一请,沈玉嘉谢过端起,待文仪自斟一杯后,两人拼杯对饮。

  热酒下肚,全身都感觉暖洋洋的,文仪感叹一声,笑道:“如何?”

  “文叔带来的酒水没有我们雍州酒水烈,却清醇甜美,清雅如竹,莫非是竹叶青酒?”

  “看来皇父也是懂酒之人,此酒正是竹叶青!”文仪笑道。

  “其实我在汴梁喝过,故此一饮便识得,我可不是什么懂酒之人。”沈玉嘉尴尬一笑道。

  文仪也不在笑沈玉嘉故作谦虚了,给沈玉嘉再次斟满一杯后,转口问道:“皇父对于鄢国怎么看?”

  “或许说来有些大逆不道,但我的确是这样想,只要国泰民安,其实谁做主我没意见。”

  文仪深深的看了沈玉嘉一眼,点头道:“鄙人和皇父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了,以前就听说皇父是一位心胸阔达之人,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,但实不相瞒,鄙人对于国号一事,一直耿耿于怀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沈玉嘉当然不会假装不知,就是因为文仪这位父亲,才交出了文天祥这位爱国人杰,南宋当时如此腐败,他们都从未想过投靠外敌,反而全力抱住南宋最后的疆土,也才有了后来那一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……”

  “鄙人这次就和皇父当面道明吧,鄢国早晚是要回齐的,若皇父肯答应,支持皇太孙即位,代替令女,鄙人愿赴汤蹈火,帮皇父教育学子。”

  “其实不用文叔说,我也有此意!”

  沈玉嘉何尝不是这样想,也唯有如此,他才能和家人安定的生活,可是另一方面,飞燕是不是这样想还不知道,至于女儿,年纪还小,自然由父母做主。

  “皇父能这样想最好不过,若有皇父支撑,我想沈家这边也不难了,只要一切按照太上皇的旨意,名正言顺的把皇太孙接到长安,继承大统,鄙人也毫无所求了。”

  或许是文仪把事请想得太简单了,亦或者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,沈家并非是沈玉嘉说的算,而是沈傅,在沈傅下面还有大哥沈玉翰,就算他贵为皇父,也无法违逆他们,否则结局不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
  “文叔……”沈玉嘉请问一句,待文仪看向他时,他才道:“若皇太孙并非明主呢!”

  “皇父的意思鄙人明白,但皇太孙比令女更年幼,皇父就敢肯定,当今陛下就是明主!”

  文仪真是什么都敢说,这话若穿到外面,别说他出事,就连他儿子文天祥也连受牵连,但沈玉嘉之前的话也的确有些过了。

  沈玉嘉摇头一笑,道:“我说如果,如果皇太孙是烂泥扶不上墙,而我女儿却一心为国为民,是位明主,我会全力支持她,反之也一样全力支撑皇太孙,而文叔你会如何抉择?”

  文仪没想到沈玉嘉把话直接挑明了,这让他感觉不仅不生气,反而发自内心的大笑两声,笑罢,低目道:“都是皇孙,我真是无从抉择,也由不得我来抉择,既然皇父将心为民,我便跟着皇父一路到头!”

  沈玉嘉知道文仪并非是赞同他了,而是在他看来,有把握将皇太孙培养成一位明君,这或许也是为什么,庞隆会派人千里迢迢将他从庐陵接过来了。

  庞隆的用意沈玉嘉十分清楚,看似阔达,实则处处小心,沈家势大,便成全他们,而不是打压,因为打压换来的只有反击,反之,先让沈家不话可说,在大力号召忠臣回朝,让忠臣步步纠正,待皇太孙一来,便可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了。

  到时候,封给沈梦莲一个鄢王,连同沈家族亲全部到封地享受余生,那天下还有谁来和庞家做对。

  这可是一锅端的美计,不用伤害任何人,就能完美解决,连沈玉嘉都不由感叹,这位老丈人的如意算盘了。

  但沈傅能接受吗?这点沈玉嘉真的很难猜测,虽然从庞隆到雍州,沈傅一直都是逆来顺受,可人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。

  “看来,有机会得过去探探口风。”沈玉嘉想到此点,便笑道:“文叔尽管放心,别的我不敢说,天下的安定,百姓的安定,一直是我最希望见到的局面,我会全力持平的!”

  沈玉嘉这话的口气未免有些太大了,但文仪却十分相信,若此人都无法稳住天下,问世间,又有谁有这能耐呢?

  沈玉嘉个人的力量很弱小,但和他有关系的人绝对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强的一股势力。

  文仪笑笑,再次话锋一转道:“听说皇父出了一计,令天祥东奔西走不少日子,最近还回到长安得罪了不少老臣,不过此计我都是极是赞同,感化于民,从我做起,若我们这些可以吃饱穿暖的人都不能伸出援手,还指望苦苦度日的黎民吗!”

  “呵呵,这也只有文兄才能做到这点,换作他人,畏首畏尾,担惊受怕的,要等真正的祥和太平来临,恐怕还要拖上几十年甚至好几百年了。”

  “皇父当年不是说过,江山代有才人出,长江后浪推前浪,我等可不能无视后代的能力啊。”

  “啊!”

  沈玉嘉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,他现在想起来,倒是经常吐露一些令这些人吃惊的话,不由更让他老脸一红,也不好解释什么,只能闷头喝酒。

首节上一节754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