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834节

  迎面走来一队人马,在看到沈玉嘉后,为首二人当即单膝下跪恭敬道。

  沈玉嘉跳下马车,摆摆手道:“都起来吧。”

  徐崇二人闻言,这才扶甲站立,而身后的将士也纷纷站起来,目光是有好奇,有疑惑的望着这位当今皇父。

  “皇父,不知这次到军营,所为何事?若是找元帅的话,恐怕要等一会儿了。”徐崇解释道。

  徐崇年纪不大,只有三十来岁,但却已经是颜芷绮的副将,此人容貌普通,但一脸刚毅,有股子不怒自威的味道。

  一旁的张辰就要显得年轻许多,但倒是长得颇为英俊,虽同为颜芷绮的副将,但却处处以徐崇马首是瞻。

  鄢国副将一职,和大齐没什么变化,都是协助统帅下达命令,在遇到危机时,便要充当护卫一职,本身是没有什么实权,多数是以军中年轻的将士提拔上来磨练,等能力长进后,在安排其他有实权的职位。

  虽知道这一职的重要性,但心里却大为不爽道:“还说我呢,自己安排两个男人在身边,一个酷,一个帅,倒是挺养眼的啊。”

  “军师呢?”沈玉嘉询问道。

  “军师也是刚到军营不久,此刻应该在帅帐里查看情报吧。”徐崇回道。

  沈玉嘉点点头,当即便让他二人忙自己的事情,只让一个小兵领路即可。

  徐崇张辰自然没有意见,抱拳应诺后,转身便安排一名属下待沈玉嘉等人向帅帐走去。

  帅帐建立在军营中间,平日里其实这里很冷清,只是有战事时才会热闹,不过闻听楚苓君做了军师后,便彻底不同了,每日帅帐进进出出的探子是不计其数,也不知她究竟派了多少人出去打探消息,而且汇报紧密,似乎想要时刻知道豫州一举一动。

  当沈玉嘉等人来到帅帐外时,两名持戟兵正要阻拦,这可把带领沈玉嘉他们的一名信差吓了一跳,赶紧上前解释一翻后,才在两名持戟兵骇然的目光中,沈玉嘉大步走入帅帐。

  帅帐中,一个身穿女官锦袍,头戴乌纱帽的绝色女子正在低头翻阅十几张信纸,而在她前面,还有六七人恭敬站立,目不斜视的等候命令。

  “赵家军果然屯兵五千在阳城山,既然派了武飞虎过去,便无需担心什么了,倒是这赵家封锁汴梁数条河道,显然是操练水军,到时不知他们要攻打回河内,还是……”

  楚苓君一边说着,一边写着什么,等她写完后,扶纸吹墨,便直接折好收入信封,头也不抬的伸出去,顿时,一名站立一旁的信差上前一步,正要双手接过信封,可突然一只手出现在他面前,夺过信件打开自顾自的念了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信差被夺信封,心里一咯噔,正待朝着来人大喝一声:“大胆”时,突然发现这来人内穿白衫外穿乌纱,腰系玉缎带,玉带中央还有一块如剑柄似的银饰。

  再看这人容貌,信差当即便是吓了一大跳,瞬间便跪下道:“卑……卑职参见皇父!”

  “哦,你倒是认识我。”沈玉嘉淡笑说完,折好信纸交到信差手中又道:“去吧。”

  “是,皇父。”

  信差见皇父没有怪罪,心下顿时大松一口气,接过信件当即便一叩首,转身就离开帅帐。

  而此刻,其余信差也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青年,但桌后的楚苓君却神色平淡,似乎当皇父本人不存在似的。

  “好了,这些都送出去吧。”

  楚苓君连续写了五封信,便一起递给剩下的信差。

  几人快速拿过信件后,当今便一哄而散,似乎片刻都不想在帅帐里待着了。

  “找我何事?”

  忙完后,楚苓君活动着手指,靠在椅背上,拿过一杯茶又道:“先说好了,你可别指望我能帮你提颜元帅说什么!”

  “哪能啊,我们小两口的事请,我们自己处理。”

  沈玉嘉笑笑,突然看了一眼身后的帐外,又道:“出去走走吧。”

  楚苓君眉头一挑,有些惊异,但想了片刻后,便点点头。

  同沈玉嘉一起走出帅帐,楚苓君看了一眼那些白袍学子和黑甲卫,有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的马车,有些好奇道:“你又弄来什么了?”

  这段时间,沈玉嘉可是经常让人弄来一些物质,如此也的确减轻了洛阳对于难民一事的压力,虽说是挺过了最困难的寒冬季节,可随后而来的还有两个月的粮草问题,如今洛阳的官仓几乎全空了,但还有数不尽的嘴在等着吃饭呢。

  想到这,楚苓君不由又道:“皇父,你答应的粮草何时送到?”

  “哦这个嘛,已经命人去准备了,应该下个月就能到。”

  沈玉嘉并没有说谎,他早已经安排人去荆州,荆州南边,是湖广之地,水稻之多,宛如天上繁星,而且许多地段都是一年两季,甚至到了南蛮之地,靠近海边之处还有一年三季的,春耕夏收,夏耕秋收,这粮草是经常泛滥啊,不过好在附近的扬州少种粮草,故此经常就派人到荆州购粮,而这一次沈玉嘉命人早早就在荆州候着了,一待夏收完毕,第一批粮草便会在第一时间运到此地。

  虽说荆州是贺家的地盘,但是因为梁国那些年的封闭,而且这两年,荆州和扬州、梁州大战十几场,贺家是彻底的和李家翻脸了,这粮食自然不可能运到扬州,故此他们也只能答应鄢国,毕竟这粮食留久了,一来全废,二来分文不收,若惹来民怨,贺家也就土崩瓦解了。

  “希望如此吧,如今洛阳已经吃紧,好在许高才前段时间从冀州运来五万袋粮草,解了燃眉之急,但也只能撑过一个月,如今洛阳附近的粮草还要两月才有收成。”楚苓君一边说,一边和沈玉嘉向军营外走去,而向古易等人也赶车紧随。

  “如今洛阳难民情况如何了?”沈玉嘉好奇道。

  “勉勉强强吧。”楚苓君先是苦笑一声,旋即才详详细细和沈玉嘉道明。

  这豫州的情况,经过这段时间被赵家军席卷,百姓的日子已经是苦不堪言了,几乎每天都有上百名难民鄢国的地界走来,除了洛阳,还有登封、汝阳、临汝、阳城等地,都有不少难民被赵家驱赶至此。

  而听闻在赵家的地界里,剩下的都是一些家底殷实,不愁吃穿之人,赵家现在是大力拉拢这些人,甚至赐予官位,承诺各种好处。

  黑脸白脸,这都让赵家给唱了,看似和鄢国半点关系也没有,可实则,鄢国要顾忌难民,避免大规模的饥荒,已经是把家底吃空了。

  反观赵家,因为少了一大片穷困百姓,粮草也省出来了,民心也得到了,并且还不断给鄢国施加压力,端的是一则好计策啊。

首节上一节834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