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历史 > 妻乃大元帅

妻乃大元帅 第940节

  “好吧,既然裴大人这样说了,我们定不会让二公子再跑出来了。”

  杨茂和华永将沈玉嘉带回府中后,虽然没有绑,但也将他锁死在房中。

  “这是为何?”凤元娘看着门上的锁头,再看看正在用木板钉死窗户的杨茂,有些疑惑的望向华永。

  华永苦笑一声道:“裴大人吩咐将二公子绑起来,但二公子身份尊贵,我和杨茂都不敢真绑,也只好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将二公子锁在里面了。”

  凤元娘闻言便是长长一叹,她何尝不知沈相公的痛!

  故此,正巧在商丘带队善演的她,闻讯立即赶来,但看着沈相公这几天的状态,她是有心无力,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导啊。

  夫人遇险,还是一尸两命,连她都悲痛了好几天,又如何去开导沈相公啊。

  深夜,一直待在房门外的凤元娘,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干呕声,她心下一惊,连忙走过去问道:“沈相公,你不要紧吧?”

  屋里没有回应,依旧是传出干呕声,许久之后,这才听到里面传出沈玉嘉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  “来人啊……都死哪去了?”

  “沈相公你稍等!”

  凤元娘没有钥匙,只能跑去找华永,待她一同和华永回到屋前时,刚刚打开门,顿时便嗅到一股酸臭,可是两人对这味道不予理会,直接冲入房中,左右环顾一圈,不由大惊失色。

  “该死,二公子又跑出去了!”

  华永看着被破开的窗户,和一节节碎木后,是又急又惊,甚至都感觉可笑了。

  这个皇父,平日里没事就喜欢在家宅着,叫他出去走走,他也总是摆手摇头,现在可好,要嘛不出,要出谁也拦不住,到有点和未成婚前的纨绔样了。

  只是他们都知道,这可比以前麻烦多了。

  踉踉跄跄的走在路上,沈玉嘉带着一身酸臭,惊得路人纷纷避让,不过好在夜已深,路人没多少,并且都当他是醉汉,故此没引起什么麻烦事,只是沈玉嘉所到的客栈酒肆,纷纷告知酒水售空,要喝,请到别处吧。

  “想要喝酒吗,我这里倒是有一壶!”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,突然出现在沈玉嘉面前,手中提着一坛酒,在沈玉嘉面前晃来晃去。

  “给我……快给我。”

  沈玉嘉踉踉跄跄的扑过去,但却扑了一空。

  男人一转身,看着扑过去,踉跄要摔倒,却怎么也倒不了的沈玉嘉,冷笑道:“打过我,这酒就是你的了,打不过,就给我回去好好的待着!”

  沈玉嘉似乎听懂了,也似乎没听懂,但他的确动手了。

  这一动,便是摇摇晃晃,时左时右,未等男人看清他要攻向自己何处,沈玉嘉突然一掌拍出,男人冷笑一声,随手一当,却被沈玉嘉手掌牵引住,晃动两圈,突然就被卸了力道,紧接着就被沈玉嘉另一手在他胸前一拍,将他打退两步。

  男人看着沈玉嘉的目光有些惊讶,但很快便是一笑,随手就将酒坛往前面一抛,紧接着一个箭步冲到沈玉嘉面前,双拳如牛角般同时刺出。

  正在摇摇晃晃的沈玉嘉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猛然探出双手,硬接这两拳。

  但这两拳力道强猛无匹,击得沈玉嘉倒飞而出,飘落在街边一辆停靠着的木车上,顿时一声轰鸣,木车应声而翻。

  “二哥,你来真的啊!”杨茂惊叫一声,突然跳出来,便要冲向木车,却被男人一把拦住。

  冷二瞥了一眼杨茂,将刚刚接到手里的酒坛甩给他,摇摇头道:“这家伙就是欠打,等他身体上的痛超过心痛时,自然就醒了!”

  歪理,绝对的歪理!

  可是,杨茂知道二公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而他们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,却都无法让二公子振作起来,现在,也只好将希望寄托给刚刚来到商丘的冷二哥了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,木车突然被掀飞,紧接着沈玉嘉一个箭步冲了出来,虽脚步虚浮,飘飘忽忽,但冷二不敢大意,因为他看不出二公子这步法的怪异,如果当他是醉汉狂奔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  果然,沈玉嘉冲到冷二面前后,身形一晃,让冷二挥出的拳头落空,紧接着便被沈玉嘉狠狠一记手刀劈中脖子,这让冷二勃然大怒,头颅一晃,脖颈上“咔咔”几声过后,宛如没事人一般,一拳横扫,命中沈玉嘉的腹部,打的他直接干呕,但除了一点酸臭的唾液外,啥也没有。

  两人就这般拳脚相加,拼斗了许久,冷二不知道挨了几拳,不过脸上有些青肿,而沈玉嘉更是不堪,被冷二打得几乎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。

  剧烈的喘息几下,沈玉嘉突然一头栽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  冷二这才松了一口气,暗想如果能用刀,老子一招就结果了你,何至于这样被你打得如此不堪。

  虽然不想承认,但如今的沈玉嘉的确是今非昔比,冷二的拳脚功夫,可是胜过当今沈府所有暗卫,饶是如此,还是被沈玉嘉给揍得鼻青脸肿,由此可见,论起拳脚来,沈玉嘉恐怕已经不弱于他了,只是不知,他的游鲨剑法到了什么层次?

  杨茂和华永再次一前一后,抬起二公子就往住处里跑。

  这一幕,已经让附近的人见怪不怪了,而府里的凤元娘,立即也冲过来,又是拿热水,又是拧毛巾给沈玉嘉敷上,前后忙乎了许久,这才注意到沈玉嘉身体上有多出受伤,惊得凤元娘泪都流满脸颊了。

  “沈相公,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凤元娘幽幽一叹。

  翌日下午,就在这处府中,上演了一场刀光剑影。

  此剑者沈玉嘉,而持刀者,正是冷二。

  昨夜才向着二公子剑法到什么层次的冷二,今天就迫不得已的领教了。

  两人大战了上百回合,最后以冷二得胜,不过对他而言,这也不算什么胜利,虽然自己没动全力,和二公子也不是真败在他手里,而是体弱不支栽倒了。

  又过一日,正准备逃出府邸,偷偷跑出去找酒喝的沈玉嘉,迎面就撞到了早已恭候多时的冷二。

  “你丫的能别想一直跟屁虫吗。”此时的沈玉嘉,早已经酒醒了。

首节上一节940/117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

下一篇:奸雄天下